2016年12月29日 星期四

新進細價股煞星 告 10間上市公司「覓食」 [壹週刊 - 1399 - 財經] __,M1,

收死亡恐嚇,威脅對其家人朋友不利,這些言論對Charles來說已是家常便飯。他怒斥香港股票市場充滿「賊人」,但監管機構如港交所卻視而不見,於是要自己「出手」了。財經人物新進細價股煞星 告10間上市公司「覓食」每一個在鱷魚潭搵食的基金經理,都有其生財必殺技:有的選擇長揸低殘股票,默默耕耘。有的撰寫沽空報告出擊,殺得興起。今年五十六歲的Oppa池昌炫(CharlesZhi),闖進香港股壇,採用了最「文 ...


收死亡恐嚇,威脅對其家人朋友不利,這些言論對 Charles來說已是家常便飯。他怒斥香港股票市場充滿「賊人」,但監管機構如港交所卻視而不見,於是要自己「出手」了。

財經人物

新進細價股煞星 告 10間上市公司「覓食」

每一個在鱷魚潭搵食的基金經理,都有其生財必殺技:有的選擇長揸低殘股票,默默耕耘。有的撰寫沽空報告出擊,殺得興起。今年五十六歲的 Oppa池昌炫( Charles Zhi),闖進香港股壇,採用了最「文明」的方式。

由一四年開始, Charles已入稟控告香港十間上市公司,包括西伯利亞礦業( 1142)、金山能源( 663)、國際資源( 1051),以至最新的聖馬丁國際( 482)等等。其中第一仗西伯利亞礦業,源於一次做債主中伏、逼上梁山。他自己寫埋入稟狀,每次成本只是千幾元;怎料到阻止公司管理層的行動,竟能左右該公司命運及股價,間接成為他「翻身」的契機。

曾是摩根大通高層、住壽臣山大屋的 Charles,因○三年投資失利而破產,還染上酗酒惡習,爛命只剩一條。眾所周知細價股多有「幕後玩家」,阻人搵食如殺人父母, Charles收過恐嚇電話、亦被陷害,但他見怪不怪︰「我不後悔( I do not regret anything)!」

因為忙碌睇報告搵食, Charles的酒癮開始「藥到病除」。

邀約訪問時,記者曾提出參觀 Charles的家。怎料他表示目前是住在屯門村屋的 Airbnb單位,業主不喜歡有外人,所以最終在一間咖啡廳做訪問︰「我大約兩、三個星期會搬一次,因為唔想俾人搵到。」「遊牧」至今超過一年,他已在香港四十多個不同地方居住過︰「一開始因為生命受威脅,但依家覺得有趣( fun),可以同唔同人交流。」

識睇中文字但唔識講的 Charles,是韓國裔,長年離開韓國在港搵食,他直言:「呢份工好危險!」由於他專控告細價股公司,而這些公司背後不乏本地或內地「玩家」,所以收到死亡恐嚇、威脅對家人和朋友不利的信件,已是家常便飯。他憶起一次離開法院後,隨即被一架巨型貨車撞到,幸好只是輾過腳趾,受了輕傷。

最離譜一次,是由 Charles拉來一同控告上市公司的受害小股東譚永元,差點在內地被陷害。其中一間他控告的上市公司,邀約譚先生到中山一間餐廳見面,譚在那裡等了一段時間,對方都無出現,後來一名男子把一袋茶包交給他,聲稱是對方送給譚的禮物。譚見勢色不對,就在洗手間放低茶包,並離開餐廳。「一離開餐廳,出面有七個公安行過來,問佢毒品喺邊。當然最後喺譚生身上搜唔到任何嘢,佢先安全返到香港!」 Charles給記者看部分信件,對方連譚永元的回鄉證號碼亦能列出,擺明已將 Charles及身邊人起底。

Charles每日花半天閱讀港交所的通告及做資料搜集,「好易就睇到不一致( inconsistency)。」

每一份入稟狀均由 Charles親自撰寫,大仔亦會幫手校對︰「佢喺芝加哥大學讀數學,英文好好。」

Charles收過 WhatsApp短訊,指他曾借貸五萬美元,若他持續勒索該公司,朋友可能受牽連。 Charles強調,自己從未勒索任何人,亦無要求款項,不明白對方為何誣衊他借了五萬美元。

源於逼上梁山

○八年中央啟動四萬億元救市,煤礦股成當時的熱炒板塊。於是 Charles亦「湊熱鬧」,跟親友投資超過七百萬美元在西伯利亞礦業。(《蘋果日報》圖片)

Charles毅然踏上控告上市公司的亡命路,源於一次「逼上梁山」。二○○九年,在股壇投資渴望東山再起的 Charles,跟親友借了七百五十五萬美元,給○八年向西伯利亞礦業出售俄羅斯煤礦的賣家 Choi Sungmin, Choi應以西伯利亞礦業股份作抵押︰「當時 Choi是一個有口碑( well-regarded)的人,而我知林昊奭(讀音:色)(西礦前主席)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。加上○九年時,人人對礦業為之瘋狂。」當時因○八年中央啟動四萬億元救市,基建需求急增,煤礦股成熱炒板塊。

西伯利亞礦業前身是朗迪國際,原經營紡織、禮品及科技業務,○九年五月以三批總值超過七億美元的可換股債券,完成收購由 Choi擁有的俄羅斯礦區,並於七月更名為「西伯利亞礦業」,公司轉為礦業股後,股價竟一瀉千里。 Charles發現以公司一份有問題的技術報告,來支持收購該俄羅斯煤礦,希望阻止交易︰「我喺首爾大學海洋生物科學畢業,一睇份報告就知勘探有啲地方唔合理。之後睇埋其他報告,發現好多位都係抄襲。」 Charles向港交所指出,報告有很多不合理地方,公司亦由一三年四月起停牌超過兩年。

告埋港交所

一頭白髮加幾撮金毛的 Charles,不痛不癢地訴說數十年人生的高低起跌︰「我不後悔。」

Charles曾就俄羅斯煤礦的不同問題,提出超過二千頁陳詞;但交易所找不到公司違反上市規則的證據,故准西礦復牌。 Charles亦有控告港交所疏忽,不過根據《證券及期貨條例》第二十二條,交易所可豁免承擔法律責任。而西伯利亞礦業該份出事的報告,撰寫人為曹志明( Herman Tso)。經過調查後,揭發曹的學歷證明有問題,簽發其「畢業證書」的校長並非該年份校長。今年六月,曹亦因此被澳洲礦業與冶金學會( AusIMM)除去會員資格。

當時西伯利亞礦業市值不到兩億,因 Charles的連串法律行動,交易暫緩,令市場憧憬該股可賣殼予其他人,股價竟急升一倍!官司期間, Charles親友借出的債項,部分亦獲現金歸還。其後他再入股並控告與西礦用同一技術顧問的中國家居( 692)、蒙古礦業( 1166,現為星凱控股)、天下圖( 402)、洪橋集團( 8137)、金山能源( 663)、國際資源( 1051)及意科控股( 943)。還有會計師樓,當中不乏國際知名的公司如安永、德勤等。部分官司,因公司向 Charles承諾會「改善情況」而終止。本刊問過「股壇長毛」 David Webb,他不認識 Charles,故不予置評。而其他股壇中人,則形容他「瘋狂」。

一張通告揭違規

最近一間被 Charles盯上的公司,是聖馬丁國際( 482)。聖馬丁是一間台灣公司,主要製造數字衞星接收機和有線電視接收機等等。原先大股東為執董洪聰進及家人,然而今年十月一張通告,令 Charles起疑,並決定在上月底控告該公司管理層、新股東等。

他在入稟狀指,聖馬丁觸犯《證券及期貨條例》中,規定董事、最高行政人員須披露在公司股份及債權證中的權益。他在聖馬丁今年十月三十一日刊出的通告發現,公司以折讓百分之四十七的作價進行「一供一」,同時以同樣作價,配售四億至八億多股聖馬丁新股給新股東益航。整個交易最突兀之處,在於包銷商萬基證券原來是益航的全資附屬公司,而益航財務總監謝妙龍及益航執行長郭人豪,亦將加入董事局。 Charles說:「好明顯是賣殼,但避開了全面收購。」有關交易假設無股東承購公開發售股份,益航及萬基證券便將共持股五成。在正常情況下,當大股東及一致行動人士,取得上市公司股份超過三成時,就需要對小股東做出全面收購。因此, Charles要求法院頒禁制令,阻止公司供股及發售新股。

Charles努力沒有白費,本月十四日,聯交所作出決定,認購事項被視為公開發售的一部分,將須獲獨立股東在股東特別大會上投票通過。洪聰進及家人將須在股東特別大會上放棄投票贊成。

Charles指,自己痛恨市場上的「賊人」,但無礙他投資細股的興趣︰「十間有九間都係外強中乾,但只要中了一間就可以得到豐厚回報。」他主要投資在美國及韓國上市的細股,並沽空部分港股。他預告,下年將控告他已沽空的公司。他又指交易所有利益衝突:「既是球員又是裁判,他們亦容許壞行為出現……就好似過馬路咁,好多人紅燈過馬路,但無警察捉佢哋!」

攝於 1981年,當時 21歲、仍在首爾大學讀書的 Charles(右一)出席家姐畢業禮。

攝於 1987年, Charles當時正在美國攻讀金融哲學博士,抱着的姪女如今已三十歲。

不聘律師 以小博大

Charles每日花半天閱讀港交所通告及做資料搜集,調查有可疑的上市公司︰「其實好易就睇到不一致( inconsistency)。」他提到三個經常出現破綻的地方,包括︰一,交易一方跟公司有關係,但用其他名字來企圖隱藏;二,用有問題的技術報告蒙混過關;三,殼主憑假估值報告,高價注入平價資產後,套現再賣殼。當他發現該公司有違規情況時,就會象徵式買入少量股票,成為股東,再入稟控告有關公司。

聽到打官司,以為動輒過百萬元。不過 Charles從不聘請律師,一來貴,二來「請咗律師,都未必打贏」︰「到最後,法庭的決定不是法律的事宜,而是在於法官對原告及被告的可信性及同情。」以控告西伯利亞礦業為例, Charles只花了二萬八千多元。而每一份入稟狀都是由 Charles親自撰寫,再給現年廿六歲、在亞洲做生意的大仔幫手校對︰「佢喺芝加哥大學讀數學,英文好好,都好支持我的工作。」每一次上庭, Charles都親自上陣,舌戰對家用過百萬聘請的專業律師。

無時間飲酒

雖然去年已離婚,但 Charles右手無名指仍戴着結婚戒指。

Charles之所以到香港,皆因九二年受聘於摩根大通,是結構性產品部門副總裁。○一年離開投行,與朋友搞自己的基金︰「嗰時我每年都有巨額 bonus,喺壽臣山有間 house。」資料顯示,由其前妻作董事的公司,於○一年一月,以三千二百六十八萬元購入壽臣山大屋,並於○五年八月以四千三百五十萬元出售,持貨四年獲利三成三。

○三年科網股泡沫爆破後,他創立的基金因投資失利而解散,他亦因此破產,過了四年解除。金融市場的波動,加上工作壓力,令他開始用酒精麻醉自己。他自言飲酒飲到經常進出醫院︰「我嘗試灌醉自己至死( I really tried to drink myself to death),朋友打俾我,我無聽電話,後來他們發現我在街上昏迷。第二日都上唔到庭,因為瞓咗喺醫院。」

兩年前, Charles決定嘗試戒酒,同時去年離婚,全情投入「工作」︰「我覺得自己將太多壓力、太多不好的東西、太多波動帶給我的家人。」除了「 sorry」,右手無名指仍戴着結婚戒指的他更想對家人說︰「我們要忘記所有可以被忘記的。( We must forget all that can be forgotten.)」

香港「平民」告狀只需$1,045

民事訴訟程序由發出傳訊令狀(Writ of Summons)開始,原告只須向法庭支付 1045元的案件登記費用。首先原告發出傳訊令狀連同申索陳述書,被告收到後,向法院確認。隨後,被告須提交抗辯書和反申索書,待原告將回應送交法院存檔,狀書提交期就結束。真正審訊前有一次聆訊,隨後案件可排期審訊。要留意,程序當中若做錯了,或不合理令對方支出額外律師費用,對方有權要求賠償。

基金經理四大吸金術

直接沽空

沽空機構匿名分析( Anonymous Analytics)不時發表沽空報告,事前已借貨沽空,待報告發表後股價大跌而獲利。不過日前被狙擊的中國信貸( 8207)復牌後,股價不跌反升,有分析指市場已習慣沽空機構的報告。

進身股東

部分進取型基金專門尋找資產有大折讓的股票,並購入股份,主動接觸董事局,迫使公司以各種方式釋放價值。例如曾被基金追擊的丹楓控股( 271)及中華汽車( 26)。

建立名氣

獨立股評人 David Webb由 1999年至 2010年,都會提供聖誕禮物股,大部分被他點中的股票都有可觀升幅,例如 08年的愛高集團( 328),推介當日股價已急升 23%。

兩手準備

沽空機構渾水( Muddy Waters)創辦人 Carson Block的父親 William Block,主要為上市公司寫有償的「唱好」報告。早年有傳媒爆料,如有上市公司拒絕付款予 William, Carson就會以渾水名義發表該上市公司的「沽售」報告。

撰文:黃嘉慧

攝影:廖健昌、關永浩

ed_bn@nextdigital.com.hk


鍾意就快D Share啦!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