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5日 星期四

反自由貿易的逆流 [壹週刊 - 1400 - 專欄] __,M1,

插圖:祝健中無定向風反自由貿易的逆流香港人以爭輸行頭,慘過敗家為戒條。早着先鞭又可有西人所謂之firstmoveradvantage?未必。做美國生意之廠家朋友,一見到奧巴馬政府倡議,旨在排斥大陸、明益越南之「跨太平洋貿易協議」(TPP)有跡象成事,即第一時間到胡志明市踏地,打算將部分大陸的生產線南遷,以圖佔個關稅便宜。誰不知美國大選,特朗普橫空出世,高票勝出。此狂人有言在先,一踏足白宮即撕毀TP ...


插圖:祝健中

無定向風

反自由貿易的逆流

香港人以爭輸行頭,慘過敗家為戒條。早着先鞭又可有西人所謂之 first mover advantage?未必。做美國生意之廠家朋友,一見到奧巴馬政府倡議,旨在排斥大陸、明益越南之「跨太平洋貿易協議」( TPP)有跡象成事,即第一時間到胡志明市踏地,打算將部分大陸的生產線南遷,以圖佔個關稅便宜。

誰不知美國大選,特朗普橫空出世,高票勝出。此狂人有言在先,一踏足白宮即撕毀 TPP,朋友那着先鞭又怎不枉費心機?

抗衡極權

生意人當知沒有包生仔這一回事,做生意總有風險;是以朋友躀這一鋪事屬平常。不辯的事實是,世局風雲急變,做生意的風險將較前為高,類似朋友到胡志明市交學費的個案有升無已,是可斷言。那對消費者是好事還是壞事,無須細表。自由市場信徒對英國脫歐、特朗普掌權忐忑不安,正是這個原因。

何以故?事關兩者反映的皆是反自由貿易——亦即是反全球經濟一體化——的逆流。此之為逆流皆因自二次大戰結束以還,開放經濟、掃除貿易屏障的洪潮主宰了舉世經濟,更又實實在在地提升了數以億計人民的生活。有益有建設性的潮流逆轉,安能不令人深以為憂?

戰後世界一分為二,共產極權與民主自由對壘。自由陣營對開放貿易的效益深信不疑,在一九四八年達成關稅暨貿易總協定( General Agreement on Tariff and Trade- GATT),以削減關稅、促進貿易、推動經濟發展、改善人民生活抗衡極權。

內裡卻已有暗湧

最初只有二十三個以英美為首的國家簽署協定,隨着去殖民地化新興國家湧現,成員不斷增加。到 1995年 GATT升呢為「世界貿易組織」(World Trade Organization- WTO)之時,成員國已增加至 125個。促進商品貿易取得成效, WTO進而着手拓展自由貿易的範圍至服務及知識產權。看似一片坦途,內裡卻已有暗湧。

在此且岔開一筆說說中國的境況。 WTO有 125個成員國,看似囊括了全世界,其實是沒有中國份。改革開放始於 1978年,距 WTO成立之時,雖事隔差不多二十年,跟市場經濟格格不入的國企可依然當道,而八九六四更是壞了國際形象。那又豈能見容於世界舞台?

朱鎔基、克林頓協力

為了爭取加入 WTO,朱鎔基於是大力推動國企私有化,加上克林頓的全力配合,到 2001年末事情有了突破,中國成為了 WTO的一員。此舉為中國的經濟發展添加前所未有的動力,但這亦種下反自由貿易的禍根。

有 WTO開路,先是珠三角繼而長三角成為了全世界的工廠,中國製造的玩具、衣物、電腦、手機……長驅直入,攻陷地球的每一個角落。過去的說法,是有煙火處即有中國人;現今天涯海角,觸目所見莫非財大氣粗的強國人。不管他們曉得與否,強國人之有今日,自由貿易之為用,力度無窮。

可是面對製造業外遷的英美國家卻又是另一回事了。無論是脫歐或美國的大選結果反映的,是一群「流離失所」的人對收入不前——甚或下跌——的憤懣已屆臨界點。是以要脅以重稅對付中國貨、遏制美國企業外遷、勒令設在海外的工廠搬返本土……的特朗普得以高票奏凱。

退而求其次

話分兩頭。 WTO1995年成立後即展開服務、知識產權自由貿易的談判,糾纏經年,在 2008年終於宣告談判破裂。雖是如此,政經精英、輿論領袖對自由貿易的效益可信心不減。

各國由是退而求其次,推動雙邊及區域性的貿易協定。在 TPP之先,美國已跟加拿大及墨西哥締結「北美自由貿易同盟」( NAFTA)。反 TPP、反 NAFTA的特朗普現象則又顯示,動搖根本的反自由貿易逆流已主宰美國政壇。果如此,持續達七十年的自由貿易進程即使不已畫上句號,亦要歇一歇腳了。

哀莫過於心死

WTO談判破裂後,當過 GATT及 WTO參謀的自由貿易一代宗師 Jagdish Bhagwati( 1934-)到港大痛陳雙邊及地區性貿易協定之弊害;指出這些談判皆是黑箱作業,往往涉及枱底交易,不難夾雜這種、那種利益輸送;其效益跟公平、公開的 GATT、 WTO談判成果相去甚遠。為了讓全球經濟一體化登上新的台階,實有必要重開 WTO談判云云。

當時在下不自量力,加以詰難:談判公開,難保不會有人為了出風頭而刻意唱高調攞彩,以致談判流產?再者,哪怕服務、知識產權的自由貿易果有效益,後遺症恐怕亦不少;談判卻步不前,興許各國權衡利害,計唔掂數吧?

大師沒有否定鄙人的井蛙之見。透露返回美國後將加入希拉莉的競選工程,為推動自由貿易盡一分力。那個時候,反自由貿易的逆流已然成形,正升溫發力,只是大師(和鄙人)都懵然不知而已。大選戰幔一拉開,希拉莉即打倒昨日之我,跟特朗普同一鼻孔出氣,反 TPP。年來大師一直沉默,莫非哀莫過於心死?

補白 躺着中槍

敝號東主之「事實與偏見」同時見諸本地及台灣。新近他老人家說到「寫飲食的楊公子,攬住肚腩周遊列國優哉游哉食盡寸盡富豪餐廳……」台灣版在楊公子後,「神來之筆」,添上括弧楊懷康三字。

這麼一添,鄙人固然多了個肚腩,敝號東主竟恍似視老伙記如陌路人,而威慣寸慣的楊公子國佳更慘被放戍堆填區。三名漢子——兩個極有分量——躺着中槍。忝陪末座,與有榮焉。


鍾意就快D Share啦!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