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5日 星期四

機痴 3子唔打工 炮製毒男電玩椅 [壹週刊 - 1400 - 財經] __,M1,

香港職業女子電競隊伍PandaCute每日打機訓練十小時,她們說電玩椅可調校椅背至一百七十度的功能,讓她們平日可以午睡。壹盤生意機痴3子唔打工 炮製毒男電玩椅一般人認為打機迷不務正業,並為他們冠上「毒男」稱號。但三名讀小學時已開始打機的老友:司徒軒明(Nigel)、王浚楠(Cyrus)及侯澤勤(Jeffrey),認為打機是一項可媲美運動的專業!更組隊參加比賽。雖然最終四強止步,但卻衍生出一盤生意: ...


香港職業女子電競隊伍 PandaCute每日打機訓練十小時,她們說電玩椅可調校椅背至一百七十度的功能,讓她們平日可以午睡。

壹盤生意

機痴 3子唔打工 炮製毒男電玩椅

一般人認為打機迷不務正業,並為他們冠上「毒男」稱號。但三名讀小學時已開始打機的老友:司徒軒明( Nigel)、王浚楠( Cyrus)及侯澤勤( Jeffrey),認為打機是一項可媲美運動的專業!更組隊參加比賽。雖然最終四強止步,但卻衍生出一盤生意:俾打機者坐的電玩椅。這張隨時可 170度瞓低的電玩椅,售價最貴要 1999元,究竟貴喺邊?

Cyrus指,年輕人佔顧客八成,打機跟非打機人士各佔一半。

Nigel、 Cyrus及 Jeffrey是中學同學,也是電競(即電子遊戲)的戰友,現在更是生意上的夥伴。他們於今年四月創立本地品牌「 Zenox」,八月推出產品,主力售賣電玩椅。除了因為喜歡打機,還因為搵到「錢途」。 Jeffrey表示,他曾在大學見過有打機比賽的獎金,達到一千多萬美金,比溫布頓網球賽的獎金還要多,「打機有直播,又可以賺好多錢,變成一項專業運動之外,會帶挈周邊的產品。」

公司主力售賣電玩椅,因為其他類型的副產品,例如滑鼠、耳機、屏幕等,已在香港成行成市。「外國、甚至全世界精於打機的人,他們打機進行直播時,也會坐着一些度身訂造的電玩椅。」 Nigel解釋。「電玩椅」聽起來有點深奧,但其實也是一張電腦椅。不過,為了令長時間打機的人士更舒適,電玩椅除了附設頸枕、腰枕、及有可調校方向和高度的扶手,而椅背更可以調至一百七十度,讓用家平躺休息。

打出錢途

雖然電玩椅首要針對打機人士,但因為跟一般電腦椅功能相似,所以也有不打機的人士購買。 Cyrus補充:「客源方面,打機跟不打機的人士各佔一半,有客人買來放於辦公室,讓他們可以小睡片刻。」品牌至今開業約四個月,賣出三百多張電玩椅,他們開業時投入二十五萬的資金已經回本,上月利潤近三萬元。

Nigel認為,產品性價比高是突圍而出的原因。他分析, Zenox有兩方面的對手,一是傳統大型傢具店,另一是外國大型品牌。一般傢具店提供的電腦椅,椅背採用透氣的網布,但他們的電玩椅是用海綿,承托力較好,感覺較舒服。另一方面,外國品牌也有相似的產品,但因為運費高昂,加上坊間較多是代理,令價格變得更貴。相較之下, Zenox價格較便宜。品牌現時有三款電玩椅,售價由 1,699至 1,999元不等。

Zenox團隊認為產品其中一個優勢是外形美觀。電玩椅也設有多種顏色,包括紅色、藍色、白色及黑色。

用家可以把頸枕及腰枕拆除。

扶手的方向和高度可供調校。

用家可以因應個人需要調校頸枕及腰枕的高低。

送埋貨包安裝

公司免費送貨,負責香港業務的 Nigel(圖右)及 Cyrus(圖左)間中會跟車幫忙。

Zenox沒有門市,主要透過網上銷售。除了在網上投放廣告宣傳外,他們也會舉辦及贊助電競比賽。「我們曾在網吧舉辦電競比賽,機迷經過就睇到我哋品牌的椅,可以有多一個途徑接觸顧客。」 Cyrus說。另外,他們會不定期在商場設臨時攤位,擺放電腦遊戲及電玩椅,供人打機試坐。 Nigel承認,在商場展示產品的效果較網上更好,因為人們試完後可直接購買,不會花時間左度右度。

由於包埋免費送貨,負責香港業務的 Nigel及 Cyrus有時會跟車幫忙,不過地方偏遠或訂購數量較少的,便交由司機代勞。如果客人願意付費,希望公司代為組裝電玩椅,他們便一定會跟去幫忙安裝。而 Jeffrey則多數留在大陸跟內地供應商接洽,並監察品質。另外, Zenox強調售後服務,產品有一年保養期;一年期滿,電玩椅有組件出現問題也可致電他們,他們會安排時間免費更換組件,不過要收車馬費。 Nigel指,因為 Zenox是香港公司,不像代理品牌般,要經過多個步驟才可以聯絡公司提供維修服務,「我哋售後服務做得足,先有得同人比﹗」

由零開始 歷時半年

三個小伙子為記者介紹電玩椅的功能、物料及好處時,侃侃而談,但其實他們最初對電玩椅構造及脊科醫學根本毫無認識,是不折不扣的門外漢。 Nigel指,在籌備公司初期,他們參考了不同傢具品牌的產品,了解特點,又在網上及書籍搜集資料,學習如何令用家坐得舒服。例如椅背為何只是調校至一百七十度,是因為人壓上去會有重量,故有十度的緩衝區。有了設計圖後,他們便到內地的傢具展物色供應商。「我們向大約一百五十間工廠查詢,表達我們的設計要求,看看他們能否滿足。」最後 Zenox篩選了四至五間公司,再到其工廠參觀生產線。

Nigel坦言,最麻煩的是挑選電玩椅的物料,例如是面料及海綿的種類。有工廠向他們一次過展示三十款皮料,任由他們挑選。但因為認識不深,所以詳細向工廠詢問不同皮料的特性,包括是否防水及耐用後,他們會剪下一小塊物料,拿去向其他工廠查詢,看看意見是否一致;之後再上網求證,確認真實性; Nigel形容過程像「溫書」,要勤力及不斷發問。

最後,他們還是採用分別名為 PU及 PVC的人造皮作為產品的面料,好處是可以防水、防刮。雖然防水防刮未有實質認證,但他們在生產過程進行不同測試,包括把水及杯麵倒在椅上,及用指甲及硬幣刮椅的表面。而海綿則選用定形海綿及原生綿,除了密度高,也不會輕易變形。樣辦造好後, Zenox邀請了不同人士試坐,包括兒童、中學生、身高達一米九的運動員及長者等,再就他們的意見進行改良,整個研發及生產過程花了約半年時間。

三種困難反映性格

記者問用家 Leo是否全日留在椅上也沒有問題,他笑着回應說「不要告訴我媽媽」。

三名年輕人皆認為最困難不是生產過程, Nigel指,令他有放棄念頭的,反而是為公司寫網頁及為產品拍照,「我們做網店,但因為預算有限,不能負擔請人編寫網頁的費用,所以要自己學寫網頁,一手包辦網頁的設計、相片、字體位置、顏色等。還要學用 Photoshop軟件『執相』。」 Nigel重提時仍「猶有餘悸」。

不過, Cyrus負責管數,認為最困難是財政上的工作,要計掂日常營運盤數,例如物流開支因為送貨地區偏遠,如上水古洞,或客人事前未有提及有樓梯,而要額外付錢給司機超出預算。而 Jeffrey就覺得跟夥伴的工作方式不一致,有時也是一個困難。他笑言,雖然跟朋友營運生意,沒有老闆跟員工的拘謹,可以直接表達不滿,但就會影響會議氣氛及與會者的情緒。

嫌一萬月薪太少

Nigel分享,他踏上創業之路,部分原因是不滿現實。他去年大學畢業後開始找工作,經過面試,有數間公司也願意聘請他,但因為薪金遠低於是預期,只有大約一萬元,最後決定自己做生意。他說:「當然搞生意比打工還要辛苦,但與其我收取一萬蚊幫人辛苦,不如我幫自己辛苦,將來或可以賺更多,以及起碼這是我想做的事﹗」

雖然創業令他們實際打機的時間減少, Jeffrey甚至笑言:「似年紀大咗去踢波,一個月打一、兩場。」但他們沒有失望,因為每天都在接觸跟電競有關的事物,「看一些跟電競有關的新聞也是工作一部分﹗」

談及未來計劃, Zenox打算設計其他打機相關傢具,例如附設機箱的桌子。明年初他們更在加拿大推售電玩椅。選擇加拿大為首個外國市場,是因為 Jeffrey在加拿大畢業,熟悉當地環境。他們說,香港雖然有不少人打機,但較少人以此為職業賺錢。加上香港「土地問題」,居住環境較細,未必每一個家居也可容得下一張電玩椅,故要未雨綢繆、衝出香港。

Zenox三位創辦人把品牌取名「 Zenox」,因為「 Zen」是「禪」,意思是專注做一件事情。他們希望設計一項設備,讓人在不受干擾下打機或工作。

用家意見

Leo  26歲

小學開始打機,試過最長打十七至十八小時。有次我去朋友的家,見到有這張電玩椅。我試完後很喜歡,於是買一張在家。好舒服,腰枕有足夠承托力,坊間有些椅可能太軟。

PandaCute 職業女子電競隊伍, 17至 19歲

每日打機訓練十小時,主要玩《英雄聯盟》( League of Legends,簡稱 LoL)。

坊間的電腦椅頸枕位置不太合適,但這個便剛剛好,不過有點硬。如果有黑白色更好,因為熊貓是黑白色。

撰文:王敬蓮

攝影:關永浩

攝錄:關永浩、梁正平、梁譽東

ed_bn@nextdigital.com.hk


鍾意就快D Share啦!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